今天是:  
农历己亥年(猪)十一月廿一  
 · 让城市更有温度、幸福更有
 · 春华秋实满庭芳
 · 《滨海新闻网》、《黄海在
 · 滨海金陵国际大酒店店内商
 · 我县强化“七五”法治宣传
 · 《滨海新闻网》、《黄海在
 · 公告
 · 秋季卫生防病知识要点
 · 蝶舞翩翩“迎”商机 美丽
 · 我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大会
 
  您当前的位置 >> 首页 >> >> 正文

爱的列车
 
作者:高东芹 来源: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:5018 发布时间:[2019-8-9]
  盐城开往北京的火车,在夜色里穿行,我们仨各自拿着火车票在车厢里找床位。
  丫丫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,未等我站稳,就已扔了行李,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去了。我也很快找到了,火车票上清楚地写着车厢铺位,我最在意的是什么铺,记得上次坐火车,睡的是上铺,爬上爬下不说,就那个狭小的空间,让人动弹不得,令人窒息。
  今天好了,凑巧安排在下铺,终于可以随心所欲了。那个人得意地看着我,似乎这份幸运都是拜他所赐。我装着没看见,望向窗外,成片的农田,簇簇的树木,闪烁的灯光,都是一道影,从眼前掠过,这景致,自是与白日里不一样,虽然模糊,但引人无限遐思。
  丫丫不知何时拿出了书,俯在窗前的小方桌上静静地看着。过道里,有人在边充电边玩游戏,有人泡了碗方便面,慢慢地吃着,那香味四处飘溢。车厢里不时地走进来一些旅客,拿着票在寻找床铺,很快地,身子也都有了安放之处。“在这呢,是上铺啊!这可怎么上去?”我抬头一看,两个六十岁上下的大妈,正一左一右地站在我和丫丫的床边,胖胖的身子,使得车厢里立即拥挤起来,她们放下了行李,笑着问:“可以坐这吗?”我点了点头。她们赶紧坐在了床沿,看样子很累,脸上写满了疲倦。
  “你们这是去哪?”穿着墨绿裙子的大妈边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双腿,边笑着问我。
  “去北京”,丫丫抢着回答说。
  “哦,我们家就在北京,你们是去旅游吗?”身着运动服的大妈从包里拿出一个苹果,笑吟吟地递给了丫丫。
  “我们是去参加作文比赛,谢谢!”丫丫朝我眨了眨眼睛,那个苹果便已下去了一大口。
  “能到北京比赛,真不错!”大妈摸了摸丫丫的脑袋。
  “主要让她去锻炼,增长见识。”我明显觉得自己的话语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。赶紧转移话题,”您这是旅游结束?”
  “是的啊,累坏了,唉,我们年纪大了,这可怎么上去啊?”墨绿裙子的大妈再次望向上铺,忧心忡忡,“今晚无法睡觉了,我这夜里要出去几趟,也不方便,看来得坐一夜了!”忧愁挤走了另一大妈脸上的笑容。
  我讪讪地笑着,浑身不自在。夜色渐浓,有几颗星子偎在月亮怀里,朦胧着眼睛,十几个小时的行程,这一夜坐着?我望着丫丫,她正注视着我,显然,她也听懂了大妈的意思。我望向了上铺,空间确实太小了,翻个身都困难,躺着都快贴着车顶了,更不用说坐着了。十几个小时,这滋味,实在不想再去体验。车厢里一片沉寂,乘务员走了过来,收走了垃圾,拉上了帘子。墨绿裙子的大妈站了起来,我的心忽儿轻松了些,可她看了看上铺,摇了摇头,走了出去,坐到过道里了,只留有那写满无奈的侧脸,在灯光里晃悠。身着运动服的大妈微闭着眼,倚靠在床头。我从包里摸出一些零食,胡乱地吃着。
  “阿姨,我跟您换吧!我小着呢!容易上、下。”清脆的声音,正是来自于我那个娇生惯养的丫丫,自从得知在下铺,她那个兴奋劲就没消失过,她竟舍得换?我盯着她足足看了一分钟,可我确确实实看着她,把收拾好了的东西放到了上铺,看着她小心地踩在床头的脚蹬上,看着她灵活地翻身上床,看着她对我翻白眼。看着刚才还眯着眼的大妈,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我,可那笑容里的感激,明显浓得捏出汁来。有种乐音,在我的心底袅袅升起,如轻烟,如薄纱,却又有力地撞击着我那飘忽不定的灵魂。
  我学着丫丫的样子,把收拾好了的东西放到了上铺,小心地踩着床头的脚蹬,笨拙地努力地探身上去,然后,趴在床沿,看着两个大妈有些不安地望着我们,我知道,这样的境遇,可能并不在她们的意料之中,毕竟,不是每个人都会愿意痛快地放弃自己舒适的享受,去成全别人。
  “我们是遇到好人了,真的谢谢你们娘俩。”墨绿裙子大妈的眼角都微湿了,我的心头也温热起来,想着,或许我们有着的是十几个小时的压抑空间,和那不自由的困窘,可我们的举动,一定会让两个北京大妈的盐城之旅来得更美好。一时,我竟又有些感激起这两位大妈来,是她们,让我洞见了丫丫那善良的天性,由此,也润泽了丫丫这个锦瑟年华,甚或她以后的长长的人生道路。
  盐城开往北京的火车,在夜色里穿行,车厢里传来的呼吸声,恬静而安然。


(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)

   [关闭窗口]  

滨海新闻网    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
技术支持: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:苏ICP备11060847号-2